“你在哪個學校畢業?”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是與目前的面試毫不相干。

三十年前你花了四年的青春在校園內對你真正要做的工作貢獻很少。 現在重要的是:你的工作方式是什麼?

你建立了什麼? 你領導了什麼? 你如何做出決定? 你的情感勞動的儲備是什麼樣的? 當沒人在關注你的時候,你會怎麼做事?

簡歷表不能代表你。代表你的是你自己留下的踪跡,你所影響的人,以及你所做過的事業。

差距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當你看你在哪里和你想要去的位置,這之間就是一個差距。

事實上,這世界上有許多不同的差距。

但是這個差距是你的燃料嗎? 你是否像把一個真空的狀態裡去使用它,讓它拉你一下,激發你找到個新的方法,利用它來和恐懼共存?

這差距或許是像是個護城河一樣,是一個可怕的空間把你從你的未來隔絕斷了?

聽的清楚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年頭沒什麼人會密切的關注你。

這因為是有太多的噪音,太多的混亂,我們還希望會有客戶,供應商和同事將停止他們正在做的事情,然後去仔仔細細地斟酌,以便弄清楚你的意思。這種感覺只會讓你感到沮喪。

也許還有另外一種作法。 那就是不去堅持的讓人家更仔細地聽,相反到你可以把你的想法講的更清楚。

就像一項偉大的設計。 他們解釋的很清楚,所以大家不必這麼費力的去聽。

完美與重要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兩者有衝突嗎?

當你費心的去把一個作品弄的更完美優雅的過程中,那個作品是否會變成一份更重要的創造物?

其實我不這麼認為。 這兩者沒有明顯的相關性。

相反的是,一個作品最重要的因素是這樣,你是否真正的做了事情來表現出某一樣的卓越,慷慨,具有挑戰性,有效用,或是更有藝術性的一面。

把時間花在那些值得的地方上,會比花更多的時間在弄的完美還更好。

卡在下一步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面對太多不錯的選擇時,容易形成癱瘓。我們抱怨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因為我們被很多好的方向給拉到住了,就像做一件重點事就意味著沒有能力去做其他事情。

這是被卡住常見的現象。畢竟,如果你在這個做決定的十字路口上,多的考慮意味著更多的可能性,而行動會意味著放棄一個有潛在更好的選擇,那麼一條看似安全的道路就是作更多的研究。

沒有人可以責怪你要慎重考慮。更謹慎的考慮似乎可使你免受採取行動之後的批評。

但是當你被卡住的時候,沒有人能幫助你。

還有另外一個方法:

把你正在考慮的五個最佳選擇,把每一個想法寫一個單頁。盡可能使用最好的理由來推銷每種想法,突出的顯示每個想法的優點。

然後,把這五項提案交給你值得信賴的良師益友。讓他們去投票(沒有你在房間裡),你同意去做任何他們所選擇的提案。不要去想它,而是去做。

通常僅僅只要同意這種作法就有足夠的激勵來選擇你自己的決定。

顆粒狀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你不能用拿一快巨石去做(用於計時的)沙漏。

但是將巨石分解成足夠小的沙子之候,你就可以算出時間。

你不會想吃一道菜把烤麵包,冰淇淋,芥末,魚,麵包,酸豆和奶酪全加在一起。

但是將它們分離成它們的組成部分,你就可以開一家餐館了。

我們都想創作一個完美的東西那每個人都可以用。

但是很少光一個尺寸都可以適合每一個人。

另一種方法是將一樣事分解成組件,找到一個適合的地方去用它。不要太小,不要太大。 並與我們準備好的其他成份相匹配。

 

得到你應得的報酬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你永遠不會得到。

相反,你會得到別人認為你值得的報酬。

這是一個移情的翻轉,這一切都是有道理的。

不必要覺的自幾被低估或不被尊重,你可以專注於創造一個別人認為值得的價值的聲譽和工作產品。

因為人們不會根據對你有好處的方式做出購買決定,而是根據他們看到的,需要的,和相信的事情來採取行動。

是的,我們經常把自己賣得太低調。我們不要求與我們創造的價值相稱的補償。這是一種躲藏的形式。但是這種最普遍的躲藏形式不僅僅是降低了價格。不,我們還犯的錯誤就是沒有去講明我們如何創造更多價值的故事,還有一些獨特而有價值的事情。

這是談營銷的另一種方式。現代市場營銷是和我們想要服務的人同起同坐,而不是只在他們身上打算盤。基於這樣的想法是,如果客戶知道你所知道的,並相信你的信仰,他們會想要和你一起合作。長期信任的價值遠遠超過單一的交易。

躲避任務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我們以兩種方式來做到這一點。

首先的作法是拒絕明確和確切地說明我們的使命是什麼。 避免說明關於我們希望完成的事情和為誰而定的細節。當對成功定義是模糊的時候(因此對失敗的定義也是模糊的)。

畢竟,如果沒有人能確切地知道這個任務是什麼,就算它沒有成功也就很難感覺到有失敗。

第二種做法是更加陰險的。 我們把使命的緊迫性降低。我們變得瀰漫與分心。做任何事都要避免站住我們的立場,並說:“我做到了。”

在八小時的時間裡,我們可以花費七小時五十二分鐘去躲避應該做的任務。這實在是很累。

Bootstrapping Rule 9 of 9

In 1998, author Seth Godin published the book, “The Bootstrapper’s Bible.” A few years later, he posted a manifesto based on the book. Here are the takeaway lessons I picked up from reading the book.

Observe Those Little Birds that Clean the Teeth of Very Big Rhinos

The tick birds and hippos are examples of mutually-beneficial relationship.

The hippos get the pesky insects off their backs, while the tick birds get themselves a good meal.

There is a lot a bootstrapper can learn from these little birds. By creating a mutually beneficial relationship with a hippo, it is possible to make good money, generate credibility, and avoid being eaten.

Find bigger, well-off, more stable organizations and partner with them.

For the larger organizations, they gain more efficiency by having someone who can take on a specific task and turn company assets into working capital.

Spot bootstrapping opportunities by looking for opportunities to fix problems or recycle/revive idle assets for larger corporations.

衝刺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大多數人有兩種速度。

一種是苦差事,日復一日,像馬拉松一樣,工作工作工作。

還有另一種是睡眠與複蘇,或是像看完Netflix成殭屍的狀態,我們把這兩種規律劃分在每一天內。

但您有想過另一種像衝刺的速度嗎?

不是因為老闆或客戶堅持要您衝刺。 

而是我們採取衝刺因為去激勵我們自己,並提醒我們自己能耐有多少當我們不成為自己的障礙。我們衝刺是去建立我們自己的能力。 用衝刺去刺激我們。

提高馬拉鬆技能最好方法是不時的去學習衝刺。

也許你無法維持衝刺一整天。

但今天下午呢? 你可以學習,或建立,或教導,或貢獻什麼? 你可以推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