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你認視誰還更好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老同學關係網確實是很可觀的,對那些外來想要做發展的人來說會是一個不公平的障礙。

但一個人還是可以通過以下多元化結合來擊敗這種障礙:

  • 技能(練習和努力的結果)
  • 技術(開發一個獨特的觀點)
  • 非凡的努力
  • 魅力(有信心的關心與他人聯繫)
  • 熱情
  • 慷慨
  • 經驗
  • 冒險(而不是被恐懼所迷惑)
  • 堅持
  • 一致的信用
  • 誠實的故事

在一個公平,高效率和誠實的社會裡,每個人都可以有一個簡單的路子去打入市場,並可以得到別人姑且的一次相信。

但是,在這之前,各種各樣的外來人都將不得不依靠所有上面的這些技能。

[]

老闆來帶頭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如果你想要建立一個充滿活力的組織文化,或者有權威的管理,或者創造一個富有成效和公平的社會動力,那麼一個簡單的規則就是:把這些規則先實施在掌權的人,然後再實施於那些沒有權力的人。

我們很容易會把自己放在規則之外。 畢竟,你以某種能力已獲得了為自己制定例外的權力。

但是,當我們避免這種誘惑,首先把自己置於規則之中,並先遵守規則,先做出犧牲,我們的文化才會更加堅定。

最重要的規則是關於行為,透明度,和問責制的規則。

人們也許會聽進去你所說的話,但他們總是會記得你的以身作則。

五個種類的貢獻者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意義的,每一件都會有必須的努力,準備和獎勵:

領導者:這是位能夠從這裡到達那裡的探路者,連接著一個服務的目標。制定議程,在黑暗中工作,去新的地方,解決不可知的障礙。

管理者:這是位會充分利用他人的工作,協調完成,重點在承擔責任。管理者設定一個議程,與做出無數的決定,以確保完成。想法是如果之前已經做過,但你可以做得更好。

銷售者:這是位會把也許成為是一個承諾,在長期的價值創造旅程中招收準客戶。

工匠者:這是位用手或者用鍵盤來做別人不會做的獨特的工作(或者是不想做)。

參與者:展示並做你要做的事情,遵守你的承諾。

我並沒有在描述職位,我描述的是一個態度。當你決定下一步做什麼時,這個決定就會揭示你對下一個最好的貢獻的感覺。你會看到什麼,你會在等誰,你怎麼知道它是否有效,你需要學習什麼,以及誰可以幫忙?

是的,這些才是真正的技能,技能和態度,實際上很重要。我們每個人都要決定我們會出現多少,我們會貢獻多少。

如果你的貢獻是很必須也很重要,那會是什麼樣子?

之前做過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在你每天的工作之內有多少的百分比是那種已經知道正確答案的工作?

有多少是在復製過程而不是創造一個新過程的工作?

我們可以創造最大價值的地方是當我們做一個需要探索和新解決方案的工作。不是死記或是硬背,而是在探索。

這意味著我們該做一些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這種新事情有可能會失敗。

這種事是不要避免的,因為這是我們需要尋求的工作。

滿出來的發件箱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截止日期是創造力的維生素。

如果你有太多的進展,太多的緩衝,太多的東西以經準備好,你很容易會感覺自滿。

當沒有一個迫在眉睫感覺的時候,要想在發明下躲藏起來會更容易。

如果你是那種需要危機才能向前進的人,你可以隨意發明一個。拿一些沒有採取的好主意,把它們刪除,把它們送給別人,或是交給你的團隊去讓他們處理。

一個空空的發件箱是發明之母。

尚未完成的工作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有可能…

你不知道需要做什麼。

你不知道如何做需要做的事情。

你害怕做什麼需要做的事情

這很令人沮喪。我們希望節節攀高,我們希望我們的作品能夠產生更大的影響力,我們希望能夠完工。但是,這項沒做完的工作一直停留在我們頭上。

如果你對你這件事情很關心,前進的道路會是明確的,不是嗎?

你可以對你需要做什麼事進行一個建模,並根據你之前做的其他步驟。 你可以與你的老闆或是你的客戶討論他們的需要。 您也可以再次測試和再一次的測試。你可以往前邁出去。

你可以學習如何做你不知道該怎麼做的事情。你可以提高你的技能,獲得更好的工具,或是在努力的工作中做的更好。

但最重要的是,你們可以意識到是,最緊迫的接段都是在與工作上的恐懼共舞,因為恐懼才是工作上沒有完成的真正原因。

機器讀不來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越來越多的現象是,我們創造了我們的作品,然後喂給機器去閱讀。

SEO專家會指導你如何撰寫一個博客文章讓Google去發表。您的履歷表需要有正確的關鍵字才能被注意到。一切事都要有ISBN,ASIN,或是目錄號。

一個想法變成為數據然後加入數據庫…

當工廠裡的裝配線啟動時,我們也實施了同樣的做法。每一個部分的尺寸必須相同,系統中的零件不如係統本身重要。

機器閱讀可能會像一個快捷方式來達到你要去的地方。畢竟,作為一個機器可讀的零件與裝入數據庫的想法可以讓你有更快的啟動。但這也是最好的辦法去讓他人忽略你,因為你已經選擇了與許多人做到的一模一樣。

如果您的作品變得讓機器讀不來,那然後又會發生什麼?

特別新的讓我們找不到一個隨便的插槽。

特別不可預知的讓我們不能忽視它。

非常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開始注意與停止光餵食這數據庫。

關於地圖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當我們迷路的時候,我們有時候會拒絕去看地圖,即使是有人提供地圖。

因為地圖會提醒我們一件事,那就是我們犯了錯誤。 我們是錯了。

但是如果我們沒有一個地圖,我們不僅僅是會犯錯誤,我們還是同樣的迷失了。

地圖不會自動讓你回到家,但這它有可能會減少你的迷失。

(當我們面對未知數時,有時候很難去承認也許沒有地圖可用。在這些情況下,指南針是必不可少的,這是提醒自己真正朝北的方式…)

做個好司機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最個好司機是很枯燥的。他們的作法是完全可預測的。這之中的路程也是平平無奇。 他們以最小的麻煩把你從這裡載到那裡。

一個好的司機會完完全全去牽就路況。

你也有可能通過這種方式去推動你自己的職業生涯,你工作的每一天,或是你與其他人之間的交往。

而你要明白是另一種選擇,在工作中良好駕駛的相反之處並不是去出車禍。相反的是你往前跳躍。與他人連接想法,甚至改變環境。

這樣的選擇不要在你的車裡做,但你可以考慮在你的鍵盤上先嘗試。

自由的程度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你只需要環顧四周,你就可以意識到我們仍然有很多選擇。想吃什麼,想和誰說話,想過什麼樣生活,想學什麼,想說什麼,想為誰貢獻,想如何與他人相處,或是想給我們自己做代表什麼…

然而,一道安全舒適的路徑是在假裝我們在每一個機會上都會被東西阻止。

但是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甚至連有什麼選擇都沒有看到。因為我們已經習慣的訓練自己去忽視那些選擇的自由。

習慣與沒有選擇是不同的。做選擇並不容易。而且最好的抉擇是不常見的。

但我們仍然可以選擇去做一個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