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達到和超越過的成功者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當速度限制無關緊要之時。 總有人會開車與最高速要慢五英里。

而速度限制對另外那一輛車裡的那個駕駛人也沒太大的影響,不過他卻要跑得與最高速還更快七英里。

這兩位駕駛人的比較不是絕對的,它而是相對的。

一個未達到潛力的努力者,無論課程有多困難,他將只會得到一個C 的成績。 而一個按照現行標準來衡量自己的人將會找到一種獲得A成績的方法,即使他必須磨礪或努力的去超越過潛力來獲得更好成績。

當領導一個團隊之時,往往領導者會為了考慮背後趕不上的人而慢慢減速,這是很誘人的做法。但是,那些人只會減速更多,因為他們喜歡落後在那裡。 其實,如果你的目標是讓你的團隊進行到某個地方,那麼領導者更應該加快速度,而不是減慢速度。這樣後面那些人才會更加快的趕上來。

達到頂尖的距離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做有些事,如果能夠進入一個保證精通的領域是很有吸引力的,在那種情況下你能有機會去比的上每一個人。

然而,事實已證明,最令人興奮和富有成效的領域,是在那些被認為頂尖人物和其他人有巨大差距的狀態。

因為當差距越大,能夠達到頂尖的獎勵就更高。

建設性的不滿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想讓我們自己找到失望的方法從未如此簡單。您可以將您的出產,收入,您的成功率與全球幾十億人進行比較,其中很多人都樂意誇張地讓您更加失望。

但這是給你自己產生不值得的麻煩。

唯一例外的是基於道理比較的不滿,這種不滿讓您了解如何改進並激勵您你去獲得更好的效果。

你要先弄清楚你所想做的改變,然後去比較你自己和與你走相同的路徑的其他人。

如果你的的回复率低於你競爭對手的相似網站,先去查看一下他們在做什麼並從中學習。

如果你在百碼衝刺中的時間落後於你旁邊的人的時間,那麼一步一步地分析他們跑步的視頻,並弄清楚你自己的缺失。

你總是可以找到一個比你更快,更快樂,或是更富有的人,但是這沒有什麼意義。

這還不如你用一些建設性的不滿,去找到一些燃料來幫助你實現你自己的目標。

常見的陷阱,值得避免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不要被困於與接受從別人來的羞辱,他也許是在試圖阻止你做一些你有權力做的事情。

忽略那些想要分類你因為你格格不入的人,分類的說法很少是永久性的,有時候最重要的工作會由那些外界的人來完成的。

你要意識到沒有人會比你更了解你自己的小缺陷。 沒有人會注意到你牙齒上的小小的缺陷,或者是你的鞋帶看起來不一致。

別人的恐懼不一定是你的恐懼,除非你想要它。

不要用時間和金錢來掩蓋你自己不安全的感覺。

當對你自己有疑問的時候,做一些對別人慷慨的事情。 它通常是最好的方法。

優化還是最大化?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我有一次曾經以每小時以一百英里的速度從大學開車回家。這高速節省了我兩個小時。 我的舊車開的幾乎快拋錨了,一旦我自己從車裡爬出來,我累的幾乎說不出話。

這是最大的速度,但這並不一定是最佳的開法。

一個系統會具有它最佳性能的狀態。這種狀態會允許很多元素(包括人類)去做最好的工作,去堅持操作下去,與去避免倦怠或是災難性的決定。

最大化的一個定義是:短期內提高輸出的水平,其中有些零件會降級,但短期中性能會很高。

資本主義有時會尋求競爭上最大化。 誰在乎你或是那個零件是否會燒掉了,我只需要更換另一個零件就可以繼續。

但這不是對待我們關心的人的好方法,也不是我們能所依賴的系統。

作為一個尋求創造事業的貢獻者,您可以在開發中選擇你獨特的資產,因為該資產可讓您在系統中選擇適合優化的利基。

健美寶寶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好像不太可能。

當我們看到一個健美先生走在街上,我們通常不會說,“哦,當然啦,他生下來就是這樣的”

相反的是,我們都會意識到,要達到這樣的境界是需要很多的學習與努力。

當我們在研究科學,在恆量與做出好的決定,或是在做有情感勞動的工作也是同樣如此。

你不會說因為你生下來沒有這個天份,一定不容易,所以去試也沒用。你不要會讓自己找個這樣簡單的藉口。

如果我們願意去虛心學習,我們都能夠達到成能有巨大的洞察力與同情心。

高檔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高檔的作品是脆弱的,不穩定的,之所以他們會如此昂貴。

一個贏得比賽的汽車,一瓶花費300美元的葡萄酒,一件立體聲聽起來像真實的東西,一個提供完美水果的餐廳,一位使用稀有工具和多年培訓的工匠…

如果有一個可靠,容易,可重複的方式來生產這些高檔作品,那大家都會這樣做。高檔也就變的普普通通了。

一個能夠使東西足夠純淨,足夠優化,足夠快以打敗其他99.9%的對手的東西或是方法通常是這樣,它並不一定每次總是會奏效。

一件高檔的作品會對輸入更加敏感。 輸入時常能決定一件高檔作品的成敗。

也許你不需要最好的輪胎。 也許你只需要一個廉價與可靠的方式從這裡到達那裡。

高檔的東西就像是創作魔術一樣,但光神奇本身並不可靠。

只有你刻意的不屈不撓去做。 這就創作是神奇。

我來接!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一個棒球賽裡去接飛球的秘密在於你不去喊,“你去接”。

我們很難能去分配每一次誰去接每一個球。

如果你能去接那一個球,你就喊出“我來接!”

關於分配責任需要注意的是,最有效的方法是讓每一個人自己去領起責任,而不是照單分發就了事的做法。

擔心會往上階層提高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當在任何兩人以上的機構中,都會有機會需要解決問題。

當軟件失去作用,或者客戶卡在那個過程之中時,您可以將問題移交給第二,第三,或是一直往上層提高。

提高一件問題不僅給問題帶來了更多解決問題的專心,而且會在組織內傳播也吸引了更多的注意。更好的是,提高問題解決能使您不會容易的失去客戶。

可是要了解也是:在某些時候,一個機構開始訓練他們的員工去避免往上層的提高。 他們害怕工作人員會時常叫狼來了,或者員工開始厭倦了這類為客戶的投入與付出。

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刻,那通常就表示你的機構開始放棄你的客戶的時刻。

要不然讓你的前線員工有能力能獨立的為客戶當場解決問題,或是鼓勵他們在需要時從上階層繼續尋求幫助。

重視保健因素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保健因素是個會讓你想念的東西,但通常當它在那裡時,我們會幾乎沒有注意到。

例如,在旅館裡清潔的床單。 每一個人的基本工資。 你工作上的頭銜。

每當您將一個這些基本的因素添加到消費者或員工的期望中時,您已經說明你準備了永久提供這些利益。這樣子你讓與你競爭更加困難,因為你已經提高了所有人的標準。

這些保健因素很重要,但他們的存在並不能激勵人們。 只有當它們消失時才會讓每一個人更會去想它。